我坐在冷宫的檐下,想着金珠玉玑,歌漫舞的时中竟像尝到了血的滋味,一丝甜一丝腥。 “”…... 这已是今的第六只虱子。常年没有澡洗,弯现像有了层甲,捉虱子成了打发时间的法。 除了子孤的像是一块竿裂的破布以外,其实还是自由的。有太多疯了的,傻了的和病了的,像我这样的不在有人搭理和招惹。 这里永远不会有真正的事发生,除去亡。剩下的,就是对着天空或黑暗发呆。没有了争来斗去,也不用小心翼翼,更没有礼数规矩,只有丑陋老迈的女人们发出的可怕的声音。 九年了,我也二十九岁了,很老了。 远处传来了钟声,我数着共有多少下……那个男人竟去了吗?那个曾窃窃伸鹊了我和心里的男人。虽然明知从没有人从这出去过,可只要那个男人还在,就总不会放弃最一息执念,大些的牢笼总好过小的。但现在,他替这里仅有的几个年女人结束了最一场梦。 他们曾说我肤如凝脂,眉目如画,是等的美人。可是等的美人不比等的美玉,转眼间,就如墙角的烂泥,不堪入目。

YOABC.COM
请记住 阅笔小说网 的域名

--  章节内容加载中  --
冷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