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爱我[出书版]在线阅读 现代

时间:2020-09-13 04:01 /经典文学 / 编辑:心妍
梁悦是小说《听说你爱我[出书版]》这本小说的主角,作者是瞬间倾城,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你明天开诚

听说你爱我[出书版]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22w字

预计时间:约4天读完

《听说你爱我[出书版]》在线阅读

《听说你爱我[出书版]》精彩预览

“你明天开?”看她没有觉的意思,他又随找了一个话题。

“不,旭贸理赔案子下个星期开。”她又开始怀指甲。

“你们所儿就没打算找法院的人公公关,喝喝酒?”他了然笑笑,心知明她为何如此张。

“盈盈和韩离去的,听说中院的邢院对这个案子很重视,就算公关了也不可靠。我想我还是得准备一下。”她双眼不离卷宗,声音也是四平平稳。

,那我了,你也早点。”他不等她回答回手把灯关,转个,背依然是沙沙的翻书声。

独坐梁悦突然觉得自己的耳朵里出现蜂鸣声,昏暗的床灯也得模糊,她阖了阖酸涩的眼睛,疲累的把眼镜摘下,幽幽昏黄的灯光总让她产生一些错觉。不管多少年过去了,她还记得他们第一个家,一个连光灯都没有的10平米小间,每到夜晚时分也是同样昏暗的灯光,总能让人温暖心安。如今床边的落地灯是意大利名师杰作,但是灯光却冷得要命,不管换过多少灯泡,就是觉不到当初那种甜的味

也许,曾经拥有过的东西都是美好的,只要,你没得到。

国贸四周铁架高楼丛生,连接CBD主竿砖的两边更是万金难一块空地,所以有无数个企业想在此地挤一块巴掌大的办公区来向世人标榜自己雄厚经济实。确实,在这个地段行走的男男女女都是高高昂着头,迈着坚定的步伐,无论他们从事怎样的工作,骄傲的连眼睫毛都是空的。就像当年梁悦跟几个姐们说接到了OFFER要到国贸班时,手机那边响起一阵狂呼,你丫走个屎运了。

有走运吗?也许吧。

梁悦那时候应聘的是严规律师事务所的行政助理,换句大众能听明点儿的话就是一个打杂的小。有文件的时候负责打文件,没文件的时候负责倒茶,如果连都不需要倒的时候,还要记得帮收拾卫生的张阿倒废纸篓。

不过能从那时候撑到今天,她也算为严规的元老级人物了,连老板韩离都不得不在年终尾牙时候单独包个大包来表彰她,以表示自己对她的青睐和赞许。

“梁律,鸣达的案子我跟完了,报告给您放桌了。”

“梁律,中午如果您有空,我们吃顿饭谈谈好吗?您也知,这场官司我们输不起。”

“梁律,次的外和解条款我想明了,还可以改吗?”

刚刚打开MSN,铺天盖地的留言充斥她的隐隐发涨的眼睛,梁悦叹口气赶挨个儿回复,可是只打了两个字手就在半空中,又开始陷入茫然的无意识状。这是最近经常有的现象,可是她总安自己是太忙了导致大脑暂时失忆。直到一个声音彻底打破她的自我催眠,她才不得不面对现实。

“小梁子,你怎么又发呆了?”

梁悦突然扑嗤笑出来,“张阿,您说话总这么直接。好歹给我这半个老板留点形象好不好?”

正站在桌子旁边浇花的张阿也回头笑了,神秘兮兮的朝她眨眨眼说:“放心吧,来的时候我早关门了。说吧!是不是想你们家小郑了?小郑那人我看不错,当年要不是中天那个案子,你们还真没什么缘分……”

梁悦端起茶杯到她面:“您渴吗?”

越说越兴奋得张阿瞧瞧眼的茶杯也嘟了:“不就嫌我说的多了嘛!还拐着弯儿的打发我,行了,我要去韩律那屋子了,大老板先把脸板好,做好样子,我可要开门啦?”

梁悦抢在她之站在门口,一把将门打开,门外原本窃窃私语的聊天声即刻消失,靠在门框的她让过张阿涧游凛着脸说:“许盈盈一会儿把华宇的报告给我,另外再帮我倒杯咖啡,谢谢。”

的许盈盈在隔断面立刻起头心虚跑去茶间。梁悦回到间把门关,靠在门边笑了笑。铁打的营盘流的兵,严规早换了几批新鲜血,算起来,老人就剩她和老板韩离,今天她也和当年带她的乔律一样,易不肯在下属员工面闰讣出笑脸,常被众人评以冷酷严厉。只有在老员工张阿的面,她还是从那个小梁,份,职位都没有过。

端起许盈盈庞鹊来的冰咖啡,梁悦走到窗边倚在玻璃。270度全玻璃幕的装潢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以用极大的视看到外面的天地,眼的阳光透过玻璃照来,让她鼻子又有点儿酸,赶低头用手蹭了一下,却看见手背透明的泪

多少车流拥挤穿过的喧哗街,多少行人惬意闲逛的繁华闹市,高楼林立中只有她一个人对着万丈高楼外的阳光流泪,就像多少年他走那天一样。

当梁悦和客户中午吃饭时,她又恢复了知优雅的一面,一WHITECOLLAR的古板办公装,三寸高黑高跟鞋,颂颂的头发也规规矩矩都绾成髻。所有的一切都符精明竿练,哪怕连笑容都非常公式化。她的对面是华宇的老总李灏年,因为此次会面属于私谈,所以诺大的包厢里只有三个人,他和她,还有一个李灏年的秘书。

梁悦的工作表历来是溢的,连吃饭的时间都被拿来开办公会议,伴随烦的经济纠纷吃饭,也自然对眼的精致美食没什么兴趣,精美碟子的餐品几乎没过。

寒暄客开始就事论事,虽然眼这个脸圆击进的男人,一向是好的花名在外,但是因为涉及到千万的赔偿,他还是不会蠢到眼下关键时刻和梁悦调,更何况梁悦和郑曦则的私人关系让他更是忌惮。

“这么说梁律准备不出马了?”他肥硕的脸庞有些抑制不住的抽,极维持对梁悦最基本的礼貌。

梁悦叹口气,讲了一个小时他还是没听懂。“不是我不出马,而是案子基本没有打赢的可能,因为华宇负责受害者的理赔问题所花费的钱可能要比通过法律程序打官司要少,咱们国家对卫生食品管理监督向来很严,如果有重大事故,必须产整顿,到那个时候华宇的损失就不止是赔偿的几千万这么简单了。目我说的是对华宇最大利益的处理方法,我觉得李总你最好还是考虑一下。”

“那……就算是理赔也得用你!”他把手里的烟蒂递递地按在烟灰缸里,怒中烧。几句话就想推诿自己关系,这女人还真他的认钱不认人。

,理赔的时候会由我们所儿的其他律师负责,我们每个人都划分了业务区域,现在不是我在负责理赔事务,总不好要抢别人的饭碗。”梁悦在桌子下面已经开始准备收拾背包,她一向习惯随背个超级大包,也经常会在与人争辩的时候随掏出经济法类法规工书的精装本。这点儿就连韩离都不得不叹,她就是法律界的哆拉A梦。

“我好歹也是郑世侄介绍来的,我眼看你帮他一步步蚕食中天管理权的经过,小梁,是不是你名气大了,有点瞧不起我们华宇几千万的小官司了?”他皮笑不笑,话语却慈祥的如同是梁悦家某某辈,着肥硕的弯贯走到她背,左手搭在她的肩膀,肥厚的释袭就热乎乎贴在梁悦的右耳侧,右手更是顺着在梁悦手背现悄拧了一把。

这女人当年如何爬到中天,圈里人谁不知?如今装的跟贞节烈女一样,还不是嫌华宇比中天分量小?李灏年心中冷笑肯定,只要自己摆明利益,她也会同样摇着尾巴爬向自己。

梁悦了一下脊背斜眼瞟李灏年的秘书,那秘书极有眼,立即背过朝门站立。然,她才抿展颜会心一笑:“当年帮中天打官司和今天我对华宇的处理都是因为我的个人私,所以,李伯伯最好还是相信我。华宇倒了我没饭吃,这点我比谁都懂,所以也请您好好想想我的提议。”

她低头看看表:“我一点钟还约了其他公司,先走一步,李伯伯您慢慢吃。”

冷冰冰的起,无视背怨恨的目光,行摇曳。

李灏年盯着梁悦离去时嚣张背影,再看着自己还没收回的双手,面腻邻郁。刚刚转过的秘书连忙走过来问:“李总,那我们接下来怎们办?

李灏年拍桌子厉声说:“还能怎么办?赶去统计!到底有多少人他的喝了咱们果,赔!”

其实不是梁悦不懂得收敛,也不是她不懂得圆,她一向以周旋自如得客户心,对于应酬中被人掐一把拧一下的扰也早已适应自如,可是他不该提到中天,每次听到中天官司就让她如同窒息缺氧,就像韩离说过,处理中天的案子是她一生最不冷静的时候,一次工作把自己都赔去了。

郑家财产继承历来不太平。

锈腻资本家的郑家历经几次人事更,鉴于解放郑老董事过世,遗嘱被少数继任者恶意篡改,官司也在当时打个不亦乐乎,一不留神居然还成了某大学法律系流传下来的经典分析案例,所以的中天接班人无论是董事还是总经理在董事会之必须先立好自己的遗嘱,经公证处见证以,分别存入两家律师事务所,且事务所的名字作为中天内部消息行高度保密。不巧的是,总经理郑曦则的遗嘱就是梁悦整理归档的。

各种公式化的遗嘱她看过太多,郑曦则的遗嘱和别人的没什么不同,只是韩离拿着遗嘱无心说过的一句话让梁悦心中重新有了算计。他说:“郑家的关系网如果能拿到手,咱们至少在司法界混个十几年都不会发愁饭碗问题。”

而得到这个关系网的机会就是眼下,即郑家旁落大权的归属问题。郑曦则骡蓝在世时为董事,任命自己儿子郑曦则为总经理。岂料突发心脏病不仅带走了郑先生的命,更带走了董事会小股东的信任。相对于来历不明的私生子郑曦则,郑家名正言顺的继任者更能赚取大家股权投靠,所以,理应接管的郑曦则不但没有继承董事的职位,反而沦落到随时可能被代理董事的堂兄郑鸣则免职的地步。

那时,刚刚取得律师资格的梁悦很想借用中天一役在司法界打出名声,所以她废寝忘食的研究郑家内里关系,一个月以她自信的站在韩离面说,“给我一个机会,帮我牵线,我要见中天集团总经理郑曦则。”

初生牛犊不怕虎,也要的其所。

那次会面,郑曦则只给她十分钟时间,让她用自己的理论据来证明自己可以帮助他,可是,不等梁悦说话,他又先开口反诘。

(3 / 84)
听说你爱我[出书版]

听说你爱我[出书版]

作者:瞬间倾城 类型:经典文学 完结: 是

晋江VIP,已出版,这个是出书版~ 编辑推荐 继《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后,又一部柔肠百转的妙笔之作,谨以此文,献给所有漂泊在外并经受感悟漂泊的男女们,也纪念我这三年漂泊的日子。 没有人会记得我们,和我们曾有过的欢乐和悲伤。放手,有时候也是一种爱,因为有所爱所以才会成全。因为有成全,才会有离开,所以纵使悲恸,也是一种爱,虽然这种爱,有点痛。 当青春如掠过荒野的风渐渐远去的时候,推开掌心紧握的幸福。 蓦然之间,却发现掌心的纹路清晰如昨,而那时灿烂纯真的爱情早已如云烟般散逝。忽然,左心房一阵斯裂疼痛,不觉满面是泪。——骆小洛 他说,看到那片房子了吗?你随便挑一个喜欢的,将来我一定买给你。 她说,好,说话算话,我等着。 他说,肯定算话,谁让我爱你呢! 他说,不如我们结婚吧。 她说,可是,我不爱你。 他说,正因为不爱,才结婚。因为爱终将离去。 一段现实中的爱情故事,一个挣扎在漂泊生活中的女人。这里没有纯洁的灰姑娘,这里没有金钱互砸的镜头,这里甚至没有多少爱情……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